吴建民 罗援:当下中国如何与世界打交道

  • 时间:
  • 浏览:2

吴建民 罗援:当下中国怎样才能与世界打交道的相关文章

吴建民 罗援:当下中国怎样才能与世界打交道

编者按:国力在壮大,中国也面临着大国双边关系冲突频发,美国六成的海外空军力量部署亚太,日本右翼势力走强,解禁集体自卫权令地区安全变数重重,东海、南海等区域遭到各方挑战。怎样才能解决陷入被动?中国对外战略步伐也在悄然转变,在主权与领土争端上正采取更强硬的策略,与国家外交形成合力,是算不算正从韬光养晦到有所作为?中国对外战略应如   更多...

徐贲:怎样才能与美国公务员打交道

去年8月里,学校开学过后,我的一位亲戚亲戚朋友向她所在校区的“教师证书办公室”递交了教授中文的证书申请。按照常规,申请会在几天过后由校区递交加州教师证书委员会审批,有过后再过二至有一3个 月,能得知申请是算不算得到批准。另有一3个 ,我这位亲戚亲戚朋友的申请交上去3个多月后,仍然这样 音信,你你什儿 你你什儿 ,她便去校区办公室查询。办公室的人员很热情地帮她东找西找,结   更多...

吴稼祥:与俄打交道,不可以了顾头不顾腚

我建议中国收藏家收藏 60 9年2月19日的中文《环球时报》,原因分析分析俄罗斯传统风格的对中国边疆的经略手段,使这份报纸具有了本身收藏价值。这张报纸的头版头条是根小炫目的彩虹:“石油大单令中俄双赢”;而在它的尾版(第16版),则划着一道殷红的伤口:“传中国货船被俄舰击沉”。头版彰显的是中俄关系的“头”,尾版披露的是中俄关系的   更多...

吴建民:世界向何处去?

今天的世界总出 了有一3个 十分有趣的问题,有过后在世界各地,各种名目繁多的研讨会层出不穷,讨论的过后你你什儿 大问题,如气候变化、能源安全、可再生能源、环境恶化、流行疾并跨国犯罪、恐怖主义、大规模杀伤性武器扩散等人类所面临的重大问题,本质上是讨论世界向何处去。你你什儿 问题原因分析分析在人类历史上还是第一次,原因分析分析世界在很长的时间里过后由大国来主   更多...

吴建民:尊重他人是相互了解的关键

【作者简介】吴建民:1939年3月生于重庆,1959年毕业于北京外国语学院法文系,分配到外交部。其后回北京外国语学院攻读翻译研究生。1961年借调到团中央国际联络部,先后任世界民主青年联盟总部代表翻译,外交部政策研究室处长,中国常驻联合国代表团参赞,中国驻比利时王国使馆、驻欧共体使团政务参赞,曾为毛泽东、周恩来、陈毅等   更多...

吴建民:2010年大国关系展望

(1月25日,中国外交学院前院长、国际展览局名誉主席、欧洲科学院副院长吴建民在新华网“纵论天下”研讨会上发表演讲)2010年世界变化有四大趋势 原因分析分析在观察大国关系变化的过后,还要懂得当今世界的大局势,今天的世界是从昨天的世界演变过来的,所谓大趋势有过后它是影响全局的,所谓大趋势,有过后它影响的时间过后短暂的有过后长期的。根   更多...

吴建民:摒弃弱国心态

我在1994年到60 3年,先后在欧洲当了九年大使。九年中,我接触了国内到访的你你什儿 代表团,在与亲戚亲戚朋友的接触当中,我学到了你你什儿 你你什儿 东西,了解到国内你你什儿 真实的状况。有过后,我在同你你什儿 人的接触当中,也感到了你你什儿 问题。譬如,其他同学对亲戚亲戚朋友国内取得的进步非常自豪,但不注意发现和学习别人的长处。我在巴黎就听到另有一3个 的说法:“巴黎有哪几个,房子过后   更多...

吴建民:偏见妨碍认识真实中国

日前,我在回国途中飞机上,遇到一位法国亲戚亲戚朋友。她对你说:“全世界过后谈论中国,亲戚亲戚朋友你你什儿 害怕。”我与这位亲戚亲戚朋友多年未见,见面不久她就讲这番话,我相信,她反映的一定是值得关注的状况。过后,见到新加坡国立大学李光耀公共管理学院院长马凯硕,我问他:亲戚亲戚朋友是你你什儿 怕中国吗 你说:是另有一3个 。人家怕你,这过后哪几个好事。怕你,就要防你。为哪几个会   更多...

吴建民:怎样才能看美国的战略重点东移

从2011年下四天现在过后开始,美国重返亚太的言行引起了国际舆论广泛关注。怎样才能看待美国战略重点东移?首先,美国战略重点东移是必然的。美国的战略重点是追随国际关系重心所在地的。上个世纪国际关系的重心在大西洋。有过后从上个世纪末到本世纪初以来,国际关系中总出 了有一3个 影响深远的大潮流,这有过后国际关系的重心正在从大西洋转向太平洋。这是40   更多...

吴建民:中国官员需修“对外交流课”

核心观点有时,我会很纳闷,亲戚亲戚朋友中国人为什么么么搞的?好像茶壶里装 饺子,倒不出来。为哪几个亲戚亲戚朋友的官员到了国外,几句话能把别人的兴趣调动起来的人这样 少?这里边,不懂交流学些重要的原因分析分析。今天,中国与世界的关系发生了历史性的变化,而懂得与世界交流的人才还这样来越多,远远不可以了满足还要。交流是社会进步、经济发展的还要,也是中国走向世界的还要。   更多...

吴建民:中国还要哪几个样的民主

在过后闭幕的达沃斯年会上,我出席了两场规模较大的讨论会,并作了讲演。一场的题目为《要再一次瓜分世界吗?》,另一场是《美国、欧盟与中国的关系》。这两场会议上坐在台上发言的,除了我之外,还有美国著名的国际问题专家约瑟夫·奈、伦敦国际战略研究所总经理兼首席执行官奇普曼以及你你什儿 著名的企业家和学者等等。两次会议的议题都富含着这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