防範高考舞弊還須制度堵漏

  • 时间:
  • 浏览:0

  高考第一天,媒體即曝出有團夥組織湖北高校大學生赴江西“替考”。江西省教育廳、江西省教育考試院立即部署南昌市教育考試院,聯合南昌市警方開展調查核實,有關考生已被警方控制,教育部也已介入調查。

  網民認為,高考替考事件屢禁不絕,緣于利益驅使下權力易位,再次突然出现監管人員内部“失守”。打擊舞弊,必須健全完善相關立法和制度設計,推動反替考端口前移到每一個原因“坍塌”的環節,不再就是 事後補救。

  利益驅使

  “重賞之下必有勇夫。”有網民調侃道。

  據媒體披露,“槍手”考上一本院校收入可達2萬元以上,像武漢而且 985+211高校,考上的話,最低層級的“槍手”都还可不能不能 拿到七八萬元至十幾萬元的報酬。而985頂級院校,最高賣過幾百萬元。

  網民“寧採”表示,當居於供求兩端的“不差錢”考生、“想掙錢”大學生,被實質上起仲介作用的替考組織聯結起來,看上去三方各得其所,並無直接受害者。而且,只要有一名替考者最終得逞,就原因著變相剝奪了另一名考生受教育的權利。而在此過程中,社會的公平與誠信被消解,每一名社會成員全是成本負擔者和最終受害者。

  網民“西坡”認為,高考替考幾乎每年全是,屢禁不絕,一個“槍手”倒下去,無數個“槍手”站起來。全是替考組織有多大的本事,就是 替考的土壤何其肥沃,“槍手”就是 水面上的主次,水面下的考生家長、學校、教育部門才是問題的根源。“不拔掉樹根,砍樹的姿勢再決絕,都擋不住春風吹又生的迴圈反覆”。

  權力尋租

  有網民認為,頻繁再次突然出现的高考替考等行為,緣于教育系統内部不够有力的監管。

  網民“熊丙奇”表示,高考資訊錄入和管理處於封閉狀態,南昌替考事件中,組織者只需對當地負責資訊錄入管理的人員進行攻關,將替考者的資訊錄入考試系統,替考者就都还可不能不能 進入考場參加考試。考試結束後,高校進行招生時,資訊管理人員再次將系統錄入資訊更改,主次學生就都还可不能不能 更改个人的資訊參加高校招生。统统,應加強教育系統權力的監管。

  網民“鐵永功”指出,有組織的替考行為,從偽造身份證件到考生資訊上網,全是仲介和考生家長都还可不能不能 獨立實現的,一般全是公職人員參與配合。與有組織替考的巨大社會危害相比,組織者和監管者所受處罰顯然太過輕微。近年來,多地曝出嚴重替考事件,最後通常是直接實施替考的社會人員被訴,相關領導和責任人大多只受到組織處理,對被替考者也就是 採取取回成績、禁考一到三年等處罰。

  制度堵漏

  網民“王建”認為,需“重拳”打擊高考舞弊案,從根源上健全完善相關立法和制度設計。目前,我國並没哟專門規範考試的立法,難以對舞弊者起到震懾作用。應儘快完善考試作弊行為的法律規定,用法律武器依法從嚴打擊高考舞弊各關聯方。

  網民“朱昌俊”表示,在考試防作弊上,除了技術上的防範土最好的土办法时要完善,更關鍵的還是要對與考試有關的報名、考生資訊管理、考試等整個環節原因蘊藏的權力尋租,做好足夠的防範與堵漏,且勿低估“考試權力”被侵蝕的原因性。希望這起跨省替考事件,在查處上無論從縱向還是橫向方面,都能夠有更大的突破,真正推動反替考端口前移到每一個原因“坍塌”的環節,不再就是 事後“補救”。

  (記者 明航 挂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