杜维明:学习西方回归传统是当今时代的趋势

  • 时间:
  • 浏览:1

杜维明:学习西方回归传统是当今时代的趋势的相关文章

杜维明:学习西方回归传统是当今时代的趋势

导语:新书《青年王阳明:行动中的儒家思想》出版,腾讯文化专访谈王阳明价值及儒家传统与国学。上世纪200年代,正在哈佛大学读博的杜维明,接到秦家懿来自澳洲的电话。秦家懿问他:“听说我要写王阳明的论文,我也可不可以了写?”杜维明笑着回答:“开玩笑!西方写马丁?路德的有一千以上的博士论文,亲戚亲戚亲们另六个分享王阳明还不行吗?你随便写,我为甚   更多...

杜维明 袁伟时:究竟怎么可不可以对待中国传统文化

仁、义、礼、智、信,应建立在自由、平等、民主、法治的基础上。有刚刚,它可不可以了为宗法专制服务。——袁伟时:中山大学哲学系退休教授,中国近代史专家。在自由之外要带进公正。在理性之外,要带进同情、慈悲。在法治之外还有礼让。某些人尊严以外,还有社会和谐。现代西方所代表的基本核心价值,是扎根在西方的普适价值,但同样有某些还就说 我扎根在中   更多...

杜维明:人文精神与全球伦理

(哈佛大学东亚语言与文明系)各位师长,各位同学,我很荣幸能有你这人 难得的因为到武汉大学来进行学术交流。两年前的暑假,我曾在这里介绍有关文化中国和儒学创新的某些相当肤浅的看法。你这人 次应新成立的中国文化研究院和哲应学 院的邀请,把某些还不成熟是什么是什么的句子的句子的句子期期的句子是什么期期的句子的句子期期有刚刚还正在发展的观点给各位介绍一下。一方面与各位见面非常兴奋,某些人面我也感到某些惶恐   更多...

杜维明:社会“病”了,但“元气”尚存

去年,杜维明1在接受采访时说,“北京奥运向国际宣示了中国文化美好的一面,令世人惊叹,曾经‘毒奶粉’、‘毒饺子’等食品安全事件的占据 ,却暴露出某些中国人人文素质的缺陷,即使再举行10个奥运,也难于弥补在国际舞台上的负面形象。”《导报》最近提出“亲戚亲戚亲们的社会病了”,指出体魄日渐强健的中国人,心理却正在缺失信仰、严重畸形化。这   更多...

黄万盛 杜维明:启蒙的反思

黄万盛(以下简称“黄”):所有亲戚亲戚亲们曾经讨论的什么的问题,无论是关于世界的,或是针对中国的,否是另六个一块儿的大背景是不可回避的,这某些某些我“怎么可不可以认识启蒙”。关于启蒙,亲戚亲戚亲们基本上还要把它看作另六个相互关联而又各有不同的方面,其一是,启蒙塑造了并否是不同于以往的价值观念体系,和与此相关的生活态度和联 活最好的方式,类事 自由、平等、人权等等,这是价   更多...

甘阳:中国人简单化学习西方的时代因为结束

亲戚亲戚亲们这次论坛的题目叫“古典西学在中国”,真是题目是“古典西学在中国”,手中的真正潜台词是希望古典中学的复兴,因为更明确点讲,我某些人认为在中国做古典西学的人主某些某些我为在中国做古典中学的人服务的,也某些某些我为中国古典学什么的问题供某些来自西方的参考与借鉴。某些某些,中国的“古典西学”并否是西方的“古典西学”的一偏离 ,某些某些我中国学术界的一偏离   更多...

杜维明:儒学的机遇与挑战

【杜维明】祖籍广东南海,1940年生于云南省昆明市。1961年毕业于台湾东海大学。后获得哈佛—燕京奖学金赴美留学,在哈佛大学相继取得硕士、博士学位。1976年加入美国籍。先后任教于普林斯顿大学、柏克莱加州大学,1981年始任哈佛大学中国历史和哲学教授,并曾担任该校宗教研究委员会主席、东亚语言与文明系系主任。1988年,   更多...

杜维明:儒学的机遇与挑战

【杜维明】祖籍广东南海,1940年生于云南省昆明市。1961年毕业于台湾东海大学。后获得哈佛—燕京奖学金赴美留学,在哈佛大学相继取得硕士、博士学位。1976年加入美国籍。先后任教于普林斯顿大学、柏克莱加州大学,1981年始任哈佛大学中国历史和哲学教授,并曾担任该校宗教研究委员会主席、东亚语言与文明系系主任。1988年,   更多...

杜维明:儒家人文精神的宗教涵义

关于儒家人文精神的宗教涵义,杜维明先生以《论语》为底本,通过某些人的切身感受,以及与西方文明的比较来给出了某些人心中的答案,此为杜维明先生为其《论儒学的宗教性》的中文版写的序言。 (一)《论语》的“先进”篇有:“季路问事鬼神。子曰:‘未能事人,焉能事鬼?’‘敢问死?’曰:‘未知生,焉知死?’”这段话常被近代学者所引用有刚刚判   更多...

杜维明:继承“五四”,发展儒学

“儒学第三期发展的前景什么的问题”真是是近年来在海内外知识界争议性很大的课题,但环绕着“儒学的现代命运”而对中国传统文化的再生进行反思却是“五四”运动以来中国学术界各大流派的一块儿关切。真是,以“儒学第三期的发展”为文化志业的努力在台港新马和北美各地的中国哲学思想也已进行了三、四十年之久。一般的理解,“当代新儒家”有广狭两义。   更多...

杨奎松:毛泽东时代否是大多数农民的理想归属

成长环境为我研究政治史提供了一定的先天之利凤凰网历史:不得不承认,家庭环境对做学问有很大影响,请问您的家庭环境是怎么可不可以的,你这人 环境对您的成长以及做学问有哪几种样的影响?杨奎松:我的父母,按现在一段话说否是国家干部,长期在中央机关或相关部门工作。亲戚亲们学的否是经济,不必研究历史,也算不上专门的研究人员,某些某些从研究深度图对我真是这么   更多...